笔趣阁 > 瞳生之诡 > 第四百二十八章 曾经死去的秘密(28)

第四百二十八章 曾经死去的秘密(28)

?热门推荐:
????“小乔,你怎么还不睡啊?十二点了。”姜妈妈从门缝探出个脑袋,轻声问道。

????“嗯嗯,我快睡了,妈你先睡,我早上醒的迟,现在还不困。”姜乔答道,她弯腰抱起一旁摇头摆尾的茶茶上书桌,茶茶兴奋地嗅来嗅去,然后找了个满意的位置,舒服地盘成一团,把头枕在姜乔的胳膊上,无限爱恋地看着自己的小主人。

????姜乔宠溺摸摸它的小脑袋,继续对着自己的笔记本发呆,瑶瑶的事情存在太多的疑点,于是她将整件事记录下来,然后做成了一张表格,看看能不能找出其中什么关联。

????可是看了半天,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,姜乔郁闷地靠着椅背,天马行空地发呆,猛然想起一件事“哦,对了,孩子。。。?瑶瑶的孩子。。。忘记问毛大新了。”

????姜乔拨通毛大新的电话,毛大新睡意朦胧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“怀孕?你等等,我看看,没有吧,我没这么个印象。。。等等哈,没有,哪里有怀孕,没这回事。”

????姜乔挂了电话,重重地在笔记本上划了一道,又猜错了!姜乔叹了口气,想了想,又将之前在孤儿院的事情也做了张表格。

????“江离待过的房间,莲雾树,天使孤儿院,墓园。。。好了!”姜乔满意地看着手中两张表格,瞥了眼桌上的闹钟,1点了,“不管了,先睡觉再说,明天再想。”姜乔站起身吧茶茶抱下书桌,却没想到茶茶竟不太愿意,四只小爪腾空折腾着,把书桌上的东西搅得一团乱。

????姜乔放下茶茶后,回过身瞥了一眼,竟呆住了。

????“你这么早把我叫过来干嘛啊,我昨晚可是值夜班,困死我了快。。。”毛大新困倦拿起一根油条夹住烧饼,食不知味地咬了一口,说话间都不住地点头。

????“你快吃,吃完了我有线索和你们讨论,江离呢?刚刚他不是还在吗?”姜乔望了望四周都不见人影。

????“他去上厕所了,半天了还没粗来,怕是在里面上车所了吧。”毛大新嘴里含着烧饼,口齿不清地指了指厕所的方向。

????姜乔用力地拍了拍厕所的门,好一会儿,江离才慢吞吞地走了出来,两只眼半眯着,恍如游魂一般被姜乔扯到餐桌盘,毛大新递给他一块烧饼,江离摇摇头拒绝接受。

????姜乔摇了摇江离的肩膀,说道“这是你最最喜欢的那家芝麻烧饼店的了,还有他们家的葱饼,刚刚见天第一锅,你的挚爱啊,热乎乎脆蹦蹦的烧饼,香得不得了的馅儿。。。”姜乔边说还边拿了块火炕葱饼在江离的面前晃了晃。

????可惜,江离无动于衷。

????一旁的毛大新忍不住重重地叹了口气“唉,你别强迫江离了,现在才六点,这么早,龙肉都吃不下拉。”

????“还想吃龙肉,想得美。不吃拉倒,亏我这么早去给你们买早点,还不领情,下次不买了。”姜乔不开心地嘟着嘴,愤愤地自己咬了一大口葱饼。

????“切,我还不了解你,你肯定是昨晚找了什么线索,一夜都睡不着,所以才这么早去买早点的吧。”毛大新哼了一声,学着江离的样子,手枕着胳膊趴在桌上准备闭眼。

????“哎呀,别睡了,你们看看这两张纸。”姜乔见状,连忙拿出昨晚写的两张表格,放到两人的面前。

????毛大新勉强睁开眼睛,皱着眉头看了看表格,疑惑道“这。。。这是孤儿院的事,那这张呢?是你昨天问我的女学生跳楼的事情吗?”

????“对。”姜乔点点头,满怀期待地看着毛大新“你仔细看看,能不能看出什么?”

????“什么?你让我看什么呀?”毛大新不明所以地看了看手中的纸,又看了看姜乔“这两件事情八竿子打不到一起,你放在一起给我看,是什么意思啊?”

????“对,看起来是好像没什么关系,但是,我让江离查过,原先我怀疑缠着那个女生的鬼魂在我入院前就已经去投胎了,等于缠着她的是另外一只鬼,而且,时间和我入精神病院吻合,然后我进精神病院就遇见了齐铭,是他引导了我去找和江离有关的孤儿院。”姜乔说道。

????毛大新皱着眉头答道“虽然时间上有一些凑巧,但不能说明什么呀,你说的联系也太薄弱了吧。”

????“我知道,原先我也没把两件事放到一块想,但是我昨晚看到了两者时间上的凑巧,有仔细分析了下,我觉得是有关系的,”我听那个女生临死前也在场的一个朋友说,她听到了几个词,天使,孩子,旧物。。。你不觉得这些词很熟吗?”姜乔两眼发光地盯着毛大新。

????毛大新被她看得到有些发毛,小心翼翼道“你是说天使。。。是天使孤儿院?那孩子呢?是指孤儿?那旧物是什么啊?”

????“天使是指孤儿院没错,可我觉得,孩子很有可能指的是那个被关在暗无天日的小房间里的那个孩子,你知道吗,我朋友说去那个女生的房间里,那个房间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张床,而且不透任何一丝光线,这不是和孤儿院里的那个房间一模一样嘛。”姜乔兴奋道。

????“这。。。巧合吧,如果硬要扯上关系的话,有些勉强啊?”毛大新说道。

????“还有旧物,我记得很清楚,在孤儿院的那晚上我做了个噩梦,梦里我去了一座墓园,那座墓园里的每座墓的主人都死于1995年,旧物会不会指的就是九五,一九九五年的那个九五?”姜乔期待而又不太确定地看着毛大新。

????毛大新此刻已经完全清醒了,他仔细看了看两张表格,犹疑道“。。。是好像有那么些道理。对了,找江离啊,找江离把那孩子的魂魄拘来不就知道了,省的你在这瞎猜。”

????两人这才注意到一旁的江离,已经枕着胳膊呼呼大睡起来,姜乔连忙摇醒他,迫不及待道“快,把这个女孩的魂魄找来,我们要问话。”

????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