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庶妃惊华:一品毒医 > 第二百一十九章 识破身份,吐露真相

第二百一十九章 识破身份,吐露真相

?热门推荐:
????莫子玉轻轻一笑,眸子轻轻一转,问道:“容大哥,你什么意思啊?”

????“我有时候觉得你就是我的师妹,不只是有这个感觉,莫子珏也是。”容浅盯着莫子玉的眼睛,缓缓说着,“可是她分明已经死了,这分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。但我就是有一种恍惚的感觉,尽管这个感觉非要的荒谬,我还是觉得她活着。”

????顿了顿,容浅继续盯着莫子玉的眼睛,一字一句的问道:“你跟我师妹到底是什么关系。”

????莫子玉垂下眸子,睫毛轻轻的颤动着,她的手指扣动着裙摆,沉默了好一会儿,她才抬起头,微微一笑,冲着容浅唤道:“师兄。”

????这一声“师兄”太过熟悉,容浅浑身一颤,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女子,分明不是她,却又是她,他不敢置信的唤道:“你果然就是子玉?你没死?那死的是?”

????“莫子玉的已经死了。”莫子玉苦笑了一下,“虽然听起来是天荒夜谈,我我死的那一日,我又在这具身体上复活了。虽然这是一具完全陌生的身体,可是我的灵魂,我的记忆完全的保留了下来。”

????“师兄。”莫子玉说着红了眼眶,“我的孩子,他才刚刚被生下来,就被刘凌亲手杀了,他用匕首刺穿了他的心脏,要用他的心尖血给芙蕖做药引!莲儿他们也被芙蕖杀了,她捧着他们的脑袋给我!我忘不了那一日的事情,我忘不了我的孩子的哭声,他生下来还没有来得及看看这个世界啊!他还那么么小,他的生命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!”

????莫子玉说着捂着胸口低声哭了起来,她这是第一次对人说起当日的事情,那些压抑的感情,那些扭曲的痛苦,那些澎湃的恨意,全部都在都压在心底,今日是第一次找到一个口子,可以将隐藏的秘密,全部说出来。

????“你果真是子玉!”容浅心疼的抱住了莫子玉,“是师兄无能,辜负了师父的托付,让你受了那么多的委屈与痛苦,是你就好,你还活着就好!刘凌这个畜生,居然连自己的亲生孩子都不放过,他不配做人,你放心,师兄一定会挖出他的心脏,为你的孩子报仇的!”

????“王爷!”

????听到声响,莫子玉与容浅分开,快速的擦了擦脸色的泪痕,装作与他对弈的样子。

????刘旭从皇宫内出来,又听闻了这些发生了一些状况,故而过来瞧瞧,听说容浅在这边,转过了一个走廊,来到了这边的凉亭内,没有想到莫子玉也在这里,他微微有些吃惊:“你怎么也在?”

????“跟容公子讨论病人的情况,估摸着明日就该醒过来。”莫子玉低声说道。

????刘旭听出了莫子玉声音有些奇怪,三两步的来到了莫她的身边,柔声问道:“没事吧?”

????“没事。”莫子玉轻轻的摇了摇头。

????她虽然擦干了眼泪,不过眼眶还红红的,一看就知道是方才哭过的,他容浅怀疑的看了一眼,又问道:“怎么哭了?”

????“方才跟容公子说起童村的惨案,有感而发,觉得他们实在是可怜。”莫子玉瓮声瓮气的说道,“让王爷见笑了。”

????刘旭没有再追问,问了容浅一些关于闻影的情况,以及保安堂的事情。

????“此事朝堂会负责到底吗?”容浅问道。

????“朗朗乾坤,竟然发生这么大的血案,朝堂必然会追查到底,不管是谁炮制了这惊天血案,都会追究到底,给这二百余条冤魂一个交代!”刘旭愤然道。

????容浅点了点头:“祁王今日的话,我便记下了,也算是我没有信错人吧!”

????他看了一眼莫子玉,轻轻一叹:“姜侧妃是个好姑娘,心地善良,望祁王好好待她。”

????刘旭不知道为何容浅会突然提到姜柳,也不知道两人之间为何多了交集,不过还是杨唇坦然道:“她是本王的女人,本王自然会好好待她的!”

????不知道还会不会继续有刺客前来,刘旭又派了兵将这里护卫住,还有些他身边的高手,再加上容浅,除非有人派兵攻打,如只是派刺客或者杀手前来,只怕有些困难。

????此地既然护卫周密,那对父子以及闻影的伤势也稳定了下来,莫子玉没有留下来的必然,便带着青灵与绿俏回了秋水苑。

????回了王府,也不是十分的太平,刚一回来,翠屏就急切的说道:“姑娘,你可算是回来了!”

????“怎么了?”

????“二婶出事了。”翠屏说道。

????原来是刘氏偷一些宅子里面的东西典卖了做自己的私房钱,这一日她卖了一个花瓶,这个花瓶乃是官窑烧制,只有王府或者皇宫内才能够用得上,便是怀疑刘氏跟宫里面的太监勾结,由太监偷盗东西,外面的人寻买家,故而将刘氏给扣了下来。

????刘氏说了她乃是姜侧妃的二婶,那当铺的老板自然不信,姜侧妃的亲戚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,便是托了人来传话,让姜侧妃去领人。

????莫子玉按了按太阳穴,她也记起来前些日子是有些传闻说起宫里面有些太监手脚不干净,偷东西拿出来变卖的。

????“这好吃好喝的给她们,她反倒是偷东西拿出去卖,未免也太过分了吧!”绿俏说道,“姑娘可能不在乎那些钱财,不过这人心的是越来越大的,她现在只是偷些无关紧要的,这胃口若是被养大了,日后还会出事的!”

????莫子玉轻轻摇了摇头,淡淡的说道:“她想作就让她作,等她作够了,咱们在一起去太后面前说就是了。”

????简单的收拾了一下,莫子玉便起身去了当铺,说明了来意之后,莫子玉被请到了里面

????只瞧着刘氏坐在靠角落的位置,神情有些害怕,她听到说话声,抬眸只见着莫子玉走了进来,那店铺的老板毕恭毕敬的跟在她的身边,便是一下子神气了起来,叉腰骂道:“我说我说姜侧妃的二婶吧,你还不信!有眼不识泰山的家伙,现在看你怎么跟我交代!”

????那店铺老板上前两步,抱拳道:“姜夫人,有些误会。”

????“误会!”刘氏插着腰不依不饶的说道,“你把我扣在这里,怀疑我偷盗东西,一句误会就算了吗?你得给我道歉,还得赔偿我的损失!”

????莫子玉轻轻的咳嗽了一声,问道:“二婶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

????她拿起一旁的侍女手上抱着的花瓶,打量了一下说道:“这不是我的吗?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

????刘氏的脸有一瞬间僵硬了一下,些许的不好意思,不过转身又活络起来,笑道:“这些花瓶摆在那里有什么用?又不能够盛饭又不能够装水的,放着也是浪费地方,不如买了还些银子在荷包里面踏实,我这可都是为了你,你想想看,万一将来有一日你被赶出了祁王府,这宅子也没了,好歹不还有些银子傍身么?”

????绿俏作为一个婢女,也为有这种亲戚感到丢人,都快被刘氏气乐了,冷冷地说道:“我们姑娘是不是还得感谢你未雨绸缪啊!”

????“不用感谢,都是应该的,谁让我是长辈呢,自然是要比你们想得长远一些!”刘氏嘿嘿一笑,又将那店铺老板看了一眼,“当着我侄女儿的面,你说说,此事你要怎么了?”

????莫子玉抬眸淡淡的说道:“二婶可知道这个店铺是谁的产业么?”

????“谁的产业?这人的官儿还能够打得过祁王?”刘氏抬眉问道。

????“这店铺是东郡王的产业,你现在住得那座宅子之前就是东郡王的,所以那座宅子里面的东西他们都认得。”莫子玉淡淡的说道,“那座在里面有不少东西都是官家的,寻常百姓是不能够随意买卖的,你想想看,你买了多少?这若是去告了官府,你是吃不了兜着走,还得坐牢呢!你确定一定要追究下去?”

????刘氏不知道莫子玉是不是在诓自己,心中还是在打盹儿,哼了一声说道:“我便是大人不记小人过,不跟他计较就是了。”

????从当铺将刘氏接了出来,莫子玉淡淡的说道:“二婶是钱不够用么?你吃穿住行都不需要钱,在这里又没有什么人情往来的,如是需要钱,便是同账房说一声就好,怎么会想着偷卖宅子里面的东西呢!”

????“我就这么一回!”刘氏说道,“你也别那么小气嘛,那宅子里面那么多东西,你就是送我几样又怎么了!”

????“倒也没什么,只是这京城之中,你人生地不熟,也不懂规矩,今儿这事儿他们是来通知了我一声,下回子遇到了,他们直接扭送了官府,便是不要怪我无能为力了。”莫子玉淡淡地说道。

????送了刘氏回到了宅子里,姜艳坐等母亲没有回来,右等母亲没有回来,早就着急的不得了,这会儿见母亲平安的回来,还跟莫子玉一起,便是急忙上前拉着刘氏的手问道:“娘,你没事吧?”

????刘氏还没有说话,她便恶狠狠的瞪了莫子玉一眼:“你将我娘带哪儿去了?”